墨涛

APH/左米//VC/乐正龙牙/言和/乐正绫//MAR/美国队长☆CP博爱,有粮就吃

【乐正龙牙水仙亲情向】【淳&雅】Seven Days(1)

为淳雅打call!

熵变千机:

乐正龙牙淳   亲情向忧郁温馨风 触手与佣兵同人


※私设兄弟注意 架空人类VS魔物背景  想尝试一下和之前不太一样的写法(*'▽'*)♪


感觉好久没摸点儿啥了呢。这回因为是全年龄向,应该能放全部内容√


触手与重伤的斥候,在黑暗洞窟中相处七日的故事。(偏不R18系列)


不过实际上是还没写多少,所以就先放出序和第一章(第一天)的部分吧。


之后大概会更改。




Zero


 


滴答。


……


滴答。


清脆、单调、有规律地打在钟乳石上,亘古不易。


 


……水声?


 


似乎还活着。


首先恢复的是从嗡嗡作响的耳膜传来的听觉,然后慢慢地僵硬的手指能够试着活动——


“呃啊!!”


“啊啊啊!咕……”


“咳……咳,呜呜……”


 


听到了从声带传出,回荡在洞窟里竭嘶底里直到无力的惨叫。全身骨架被拆散了再重新强行糅合组装在一起的痛苦和皮肉韧带撕裂扭曲的灼烧感迅速随着精神复苏,不可一世地席卷而来,差点没让雅再一次昏死过去。


斑驳的火光,纷乱的吼叫与咒骂,被埋伏和背叛的狂怒,狭小空间中已然退无可退——


箭矢石弹破空而来呼啸着和刀锋当啷相接,在意识中一帧帧迅速闪烁、跳跃,急转直下,一发不可收拾,急急奔向血流漂杵同归于尽的结局。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血泊中,是谁在撕扯破裂的喉管,在死寂可怖的绝望中试图哀鸣?


 


滴答。


 


“……!”


如梦初醒,魔魇与痛楚趁机恶毒地缠绕上来摇晃着尾巴,脑仁突突地要炸裂成粉尘,黑暗的洞窟中却寻不到任何一丝光线来赶走身心上的跗骨之蛆。


他们……不,他们……


……


好黑,好安静,好孤独。


不行,待在这里,会死……


 


雅深吸了几口气,挣扎精神慢慢在黑暗中又找回一些感官。他试图一手摁住太阳穴,一手撑住地面摸索着起身,却因为不对的触感停住了动作。


“地面”柔软,平整,富有弹性。


似乎流体的质感,但很明显要稠得多,也没有粘液。


……温暖?


试着拍打一下,还会陷进去,然后弹——这玩意蠕动了一下——


有什么同类的东西软软地环了上来。手被裹住,挣不开了!


 


这到底是什么?!


雅只觉一阵汗毛倒竖的恶寒冲上心头却无力回应,身下是觊觎消化苟延残喘的鲜肉,把血与骨变成自身养分的,活物?


可恶……


环住手腕的东西不算粗暴但执拗地向下扯,根本来不及在一片黑中摸索到丢失的匕首割断它,失血到麻木的腿和侧腰就隐隐感觉到沉了进去,被包裹禁锢,整个人就像陷在超大号的布丁中,使不出任何力气。


早已不堪重负的脑与残破的躯体无法做出更多应对。挣扎着醒来求生,然后在暗无天日中被宣告自己的末路,宣告自己作为养分消化的价值好死得明白些?


哈哈哈……哈哈……


也是,他们都死在了黑暗里,你凭什么得以赦免在光明下?同归于尽这个战果,本来就不应该留下任何一个,何况是、像他这样,既没能预警魔物这次的埋伏,也没得到唯一的亲人确切消息的无用斥候……


生命的最后,心口也呜咽不出什么,大概是在长年的阴谋与杀戮之中确实干涸了温情吧。


只是——


柔软温暖的死亡紧紧拥抱着雅的全身,越陷越深,触感竟然有些甜蜜安详。


恍若沉沦进一个虚伪的幻梦。


……哥哥……


 


First Day


 


神说,要有光。


 


一片混沌中,忽然盛开莹莹的橘黄光晕。


一朵、两朵、片片烛光乘舟散入夜间的河流,从小镇这头顺流而下,漂向站在镇口踮起脚尖也望不过去的山口,雅执拗地要跟着看它们去了哪儿,小船却总是悠悠地转过一个湾,就摇晃着消失在了教堂的桥下。


“它们去了俄刻阿诺斯,是世界尽头的海,亡灵的国度。”比雅大了七岁的哥哥,淳总是笑着摸摸弟弟的头,就把从书店和教堂帮工淘来积了灰,各种真真假假的历险与传说故事讲给他听。看着后者闪着亮光的眸子,巧妙地把一切艰难都委婉地变成有趣的冒险。


雅似懂非懂地点着头。他很想去镇外看看,因为哥哥说进入俄刻阿诺斯的烛光能照亮所有亡灵回家的路,每年万灵节回来一趟——想看看爸爸妈妈沿着大海一直溯回溪流上游的路。


燃烧着的丛丛小火苗暖了河道,与天河繁星遥相呼应。


有了光,是不是就不会迷路?


“我知道阿雅喜欢烛光,但——”好脾气的淳讲着讲着忽然顿了顿,忽然瞥见雅的小动作板起了脸,“绝对不可以私藏起别人的蜡烛。”


雅讪讪地笑,背在身后的手中刚刚藏起了一朵跳跃的烛花。


“放回去。”


“可是,咱们家连点灯的蜡烛都不够,反——正,还有其他小舟可以指路嘛。”


呃,哥哥的脸黑得都照不亮了。


嘟囔着不情不愿地放回赃物,雅不甘地小小报复了一下。放蜡烛的手一歪,纸扎的脆弱船身就轻易翻了过去。


烛光熄灭了。


 


TBC.

评论
热度 ( 24 )
  1. 墨涛熵变千机 转载了此文字
    为淳雅打call!

© 墨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