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涛

APH/左米//VC/乐正龙牙/言和/乐正绫//MAR/美国队长☆CP博爱,有粮就吃

[互攻醒目]纠缠③

推广龙牙水仙从我做起(doge)

风铃铃铃铃铛!:


 


这章不全写甜了,我不管我文笔怎么样。我尽力就好
鬼屋啊
感谢免免帮我qxqqqqqqqqq
祝大家使用愉快x


@身残智障的苏免免


很好,雅,你让我白兴奋了,你怎么没死在过山车上。
“放开我吧,是时候去下一个游乐设施了。”
“好。”淳立刻松开手,望见雅一重心不稳摔在地上忍不住嗤笑出声。恍惚间视线有一丝模糊,头痛欲裂。席卷过来刺骨寒意,隐约感受到脑中有花吐芽。
错觉吧,太累了?淳有些愣神。
“去完鬼屋我们就回家,刚刚局里发来任务,下午我们要回去。”雅揉了揉手腕,微微的刺痛感传来,唔,回去还是检查一下吧,伤到骨头就不好了。
不远处就是鬼屋,此时在门口排队的人不算多,三三两两都是情侣结伴而来,淳瞄了一眼雅,很自觉的和雅站在一组。
雅有些嫌弃的看着身边的人,“你不会是怕鬼吧,一会儿就在鬼屋里面吓死了怎么办?带具尸体出来怪麻烦的。”
淳毫无形象的翻了个白眼:“拜托,鬼屋里面的东西都是假的,就算设计者再用心,也最多让几个工作人员冒充而已。我可是警察,警察好不好,怎么可能会害怕?”
很好,一次只允许三两个人进这么大鬼屋真刺激。
和淳一同进去,谢绝了几人组队,原因?雅只不过希望他吓淳时没人打扰而已,况且鬼屋不都是一个德行,有什么可怕的,况且和平常鬼屋一样:都没钱交电费。
工作人员好心提醒害怕到要死可以求助鬼怪,但请问问,周围女性的尖叫能不能解决,这比鬼更让人怂啊。


雅握着发出微弱光的手电筒开始寻找可以最快离开鬼屋的路线。雅发自内心感叹这鬼屋真不错:阴冷环境,每个房间景象不同,尸体逼真,音效满分。随意走进储物间,看到浑身血污的一具尸体,雅有些好奇走上前戳了戳,手感不错。只不过那尸体突然起身欲掐雅脖子时,着实把雅吓了一跳。雅飞驰一步,侧身躲过所谓尸体的“攻击”,掀翻破旧床头柜子得以有机会离开房间。刚刚出门就和手提头颅的护士装了个正怀,妈耶,运气这么好么?
雅望着护士苍白的面容有点呆滞,虽说对女性随意评价这不太好,但是您能不能不在脸上泼这么多红颜料,都看不见你浓厚黑眼圈了。护士对着雅露齿笑了笑,腐烂的牙龈,牙齿上的苔藓让雅有点想吐。恐怖背景音乐在这里声音开到最大,雅对护士友好笑了笑,随即开始跑路。
踏起的扬尘让喉咙发痒,越过破碎玻璃仪器和一堆尸块,快速运动有点喘不过来气,轻咳一声有花从喉咙涌出。“该死,怎么还会吐玫瑰。”雅紧锁眉头,手中紧紧攥着那朵白玫瑰,感受到它在手中渐渐消散感到有丝可笑。
“是时候去找淳了。”
雅冷眼注视前方,挺拔背影仿若孤独的一位君王。
而淳此时无聊靠在储物柜旁边,说实在的他一点不怕鬼,只是觉得在雅面前装作弱小激起雅保护欲有趣罢了。淳坐在地上,随意翻了翻在储物柜中书籍,无聊的打了个哈欠。他已经看完两本了,中途也有鬼来吓他。但淳要不就是跟鬼打了个招呼,要不然就自己随意捡起一个道具吓鬼,玩的不亦乐乎。听闻脚步声,淳抬头望见远处,雅正在寻找自己。玩心大起,抱着一个沾满灰尘布偶蜷缩在角落里喃喃念着雅的名字,视线却一直瞄向雅。
雅看见他这样感到又心疼又好笑,噗嗤笑出声,把他拉起来示意让他跟着自己走。可淳转念一想这样就太便宜雅了,把自己独自留在鬼屋,过分了啊。
于是雅面无表情的驮着一只连动都不敢动的“濒死生物”的时候,他连一个过肩摔把人摔死的心都有了。
“啧,你不是说你不害怕的么?快起来,沉死了。”雅侧头,对着架在自己肩膀上的头说道。
人头微微动了动,还没等他说话,雅又阴测测的补充了一句,“据说这种鬼屋会有鬼从后面追上来……次奥你松手!想勒死我是不是?”
淳颇有些不情愿的直起身子,“你又没告诉我不能对这里的人动手。”
听着淳语气里的委屈,雅心情颇好的勾起了唇角,“他们可是良民,敢对他们动手的话,回去我就揭发你,罚你写检讨扫厕所~”
淳看着雅的笑脸,心中莫名悸动,视线再次开始模糊,似乎有什么抓不住的东西在飞快的逝去,生命力仿佛被丝缕抽取,在不知名的地方汇成一股小小的细流。啧,那头疼又来了。
“淳?你怎么样?”视线蓦然出现一抹白,眼前逐渐放大的是雅充满着焦急和自责的双眼,“早知道这样直接回去好了,淳?有没有好一点?”
淳想摆摆手示意自己无碍,这突然间不适让淳开始怀疑自己行为是否有环节出现差池,或许是那人希望让自己以此为戒?
淳在雅后背上默不作声,让雅认为他吓的不轻,大致判断了一下方向,背起淳便匆匆向出口奔去。

评论
热度 ( 8 )
  1. 墨涛崮诩 转载了此文字
    推广龙牙水仙从我做起(doge)

© 墨涛 | Powered by LOFTER